第一卷_第八章 这是救命 - 最强战兵(书馆)

第一卷_第八章 这是救命

既然遇到了,苏狂自然不能让叶青秋被黄毛糟蹋了。 他与叶青秋虽然萍水相逢,不算很熟,但她怎么也算是一个美女,这样的好白菜,可不能被猪给拱了。 最重要的是,何大成说叶青秋根本不是醉酒,而是被下了春药。 “你引开服务生的注意,我进去看看。”苏狂对何大成道。 “好!”何大成应下,上前去与服务生攀谈。 苏狂趁这机会,一个闪身便进了包厢。 进去后,他便发现黄毛青年并不在,卫生间的门关闭着,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。 而叶青秋,此时正瘫软在长长的沙发上,紧紧的皱着眉头,仿佛很是难受。 她穿着紧身的牛仔裤,修长的大腿如同筷子一般笔直,此时两条腿还在互相摩挲着,一脸潮红之色。 “叶青秋,叶青秋。”苏狂走过去,拍了拍她清纯的脸蛋,唤了两声。 叶青秋嗯了一声,却连眼睛都没睁开,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力量。 卫生间传来冲马桶的声音,苏狂暂时不管叶青秋,闪身走到卫生间门前,当黄毛青年打开门,不等看清外面的情况,便被苏狂一个手刀砍在脖颈上,晕死在卫生间中。 苏狂关上卫生间的门,才回到叶青秋的身边。 唤了叶青秋几次,她却依旧没有反应,苏狂便皱眉了,桌上正好有一杯水,苏狂也管不了那么多,慢慢的倒在叶青秋的脸上。 “啊!啊,我好难受……”冰凉的清水打湿脸颊,叶青秋终于清醒了一些,整个身体扭曲着喊到。 “叶青秋,我是苏狂,你感觉怎么样?要我送你去医院吗?”对于春药,苏狂也没有什么好办法。 “苏狂?你怎么在这里?我这是做梦吗?江天那畜生呢?”叶青秋呢喃的说道,双眼终于睁开了一条缝,却充满着压抑的情欲。 苏狂知道不能等了,拉开包厢门,在疑惑的服务生视线中,将何大成叫了进来。 “大成,有没有办法缓解她的症状?” 何大成转业好几年了,每天混在这样的场所,对这些邪门歪道的事比苏狂了解得更多。 何大成看着叶青秋的状态,摇了摇头。 “那只有送医院了。”苏狂道。 何大成再次摇头:“送医院也没用,这女人中的是七阳散,是一种很阴毒的烈性春药,只有七阳帮才能够配制,医院也救不了,再不将她的体内的毒素顺着下体排除,她身体会受很大损伤的。” “七阳帮?从下体排除?” “七阳帮是江海一个比较大的地下势力,控制着杨海区、黄埔区的地下世界,周坤的局长父亲周瑞明都要给七阳帮面子,里面那小子,应该是七阳帮龙头江邪月的义子之一,算是七阳帮的少帮主。而要解除七阳散的毒素,只能通过*,让中毒者喷潮,毒素自然就能出来了。”何大成说道。 “什么!”苏狂愕然道。 何大成耸耸肩:“这个任务,看来只有你来完成了。” “让我跟她*?帮她排毒?”苏狂无语的说道。 “你如果不愿意,我可以代劳的。”何大成笑道,递给苏狂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。 “去去,别瞎闹,她是我朋友。”苏狂皱着眉头说道。 两人都没有发现,他们在商量的时候,叶青秋却是清醒着的,当她听到何大成的话时,身体顿时一颤,双脸变得绯红。 身体中有一股火热的力量在燃烧,消解了她所有的力量,潺潺流水不停的从下体流出来,让她浑身都难受,脑海都渐渐模糊了。 “七阳散的毒素会毁坏她的大脑皮层,再不快点救她,恐怕就算救好了,她也只能是一个白痴了。”何大成对苏狂说道。 “我操,这算是什么事,这不是趁人之危吗?”苏狂郁闷的说道。 他不是柳下惠,也不是对叶青秋不心动,叶青秋绝对是一个美女,而且是一个清纯的美女,她是复华大学的大三学生,算是苏幽幽的师姐,苏狂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占有她,也太不算个事了。 就像他跟张佐倩说的,他如果想上哪个女人,就肯定要让对方主动上他的床才行。 现在上了叶青秋,她根本不是自愿的,不是害了她吗? 这丫头一看就是处! “这不是趁人之危,这是救命!”何大成平静的说道。 说实话,他看着叶青秋也心动,但叶青秋是苏狂的朋友,给他胆子也不敢异动,只能便宜苏狂了。 叶青秋已经咿咿呀呀的呻吟了起来,胡乱摸索间,皮带居然被她解开了。 何大成赶紧背过身去,道:“我帮你们看门,你慢慢给她解毒,如果……咳咳,我是说如果你没办法让她喷潮,可以叫我……” “滚!”苏狂骂道。 兵痞兵痞,何大成与他一样,都不是正经玩意。 苏狂看着叶青蓝为难起来,救她吧,不符合自己的性格,不救吧,她可能就毁了,如果他不认识叶青秋,绝对不介意让何大成来做这事,偏偏他认识,对她还挺有好感的。 “用黄瓜行不行?”苏狂呢喃的说到。 想到这里,苏狂真的跑到门口问了何大成一句,却迎来了何大成目瞪口呆与怀疑的表情,苏狂知道,何大成是怀疑他那东西不行了。 苏狂一阵脸红,赶紧关上了门,看着沉醉在药效中的叶青秋,他吞了吞口水。 “算了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破例就破例吧。”苏狂安慰了自己一句,开始解除自己的武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