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_第十七章 初恋校花 - 最强战兵(书馆)

第一卷_第十七章 初恋校花

欧子彦,苏狂的发小,二人同在棚户区长大,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前后桌的关系,关系特别铁。 穿同一款式的衣服,剃同样*的头发,就连鞋带,都是一样的蝴蝶结。 最重要的是,二人同时喜欢上当时的校花,却没有成为情敌,反而成了一起拍砖打架的‘战友’。 两人都是穷人家的孩子,为了校花每天与一群高富帅、富二代斗智斗勇,打人、挨打,打人、挨打……如此反复,这关系绝对铁得不能再铁了。 苏狂在考试前发挥失误,没有考上市一中,都与欧子彦有关系。 那次他与欧子彦受不了公子哥的挑衅,到学校后山决一胜负,却中了埋伏,逃跑的途中,苏狂用脑袋为欧子彦挡了一闷棍,导致他一整周都迷迷糊糊的,最终考试才考砸了。 他之所以去参军,也是因为不想再打输。 虽然七年没见欧子彦,但苏狂又怎么会忘记他,听到他贱贱的声音,苏狂嘴角便不自觉的爬上了笑容。 仿佛又回到了年少轻狂时,为校花洒热血的时候。 “狂哥,怎么不说话?听到我的时候是不是感动得尿了?哈哈哈,你这一走七年,我可再没舒爽过一次啊。”欧子彦的声音继续传来。 “小欧啊,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?”苏狂调整了一下心情,笑着说道。 “哈哈,说来也巧了,我们三班今天晚上有同学聚会,我就是抱着试试的态度,打了幽幽妹妹的电话,想问她你回来了没有。谁知道这次幽幽没臭骂我,反而告诉我你回来了,把你的电话给了我。我说狂哥,你这妹妹真是越大越彪悍啊,我这些年没少问她你回来没,每次都被他骂得狗血淋头,去年他还追到我家里骂我,一边骂一边哭的稀里哗啦的,我爸还以为我对幽幽做了什么呢,把我一顿狠抽。” “呵呵,你这小子可别欺负幽幽。” “我哪敢啊,她不欺负我就不错了!对了狂哥,今晚聚会你来吗?还记得那群2b公子哥吗?哈哈,他们都来,咱俩继续去拍两砖头?中考前你为我挡了一闷棍,这次我替你拍回来,*gbd,小爷现在不怵他们。”欧子彦的话霸气无比,感觉他现在应该过得不错,整个人都有底气了。 “行,你说地址,到时候我一定去。”虽然是初中同学聚会,但苏狂还真是挺怀念的,他走到窗前,从六十五层看向外面繁华的江海。 曾经只能在棚户区仰望高楼的孩子,现在却已经站在龙海区的大厦中。 虽然,他还只是一个保安队长。 “嘿嘿,狂哥,你还记得柳溪吗?”欧子彦突然传来贱贱的笑声。 柳溪就是当时的校花,也是苏狂与欧子彦同时喜欢的女生,是三班的班长,全校男生的女神,无论是穷小子还是公子哥,无不对她有想法。 苏狂听到欧子彦的贱笑,心里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,道:“你这贱人,不是趁我不在的时候,把柳溪拿下了吧?” “狂哥,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!说好了咱俩竞争的,你没在的时候,我哪会上啊。” “我看你是搞不定她吧?”苏狂笑着道,柳溪的傲,苏狂可是见识过的,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有没有改变。 欧子彦想搞定她,难! “嘿嘿,让狂哥看出来了,今晚的聚会,柳溪也会来,这可是机会啊,咱俩又可以一起策马奔腾了……” 苏狂又与欧子彦瞎扯淡了几句,才微笑着挂断了电话,回忆着七年前的事情。 想到晚上就能见到柳溪,苏狂也忍不住有一些急切,认真说起来,柳溪算是苏狂的初恋,就连欧子彦都不知道,柳溪曾做过他的女朋友。 虽然,只有一个星期…… 她,还记得自己吗? 苏狂在保安部坐不下去了,给黄柏文留了一些作业,让他自己学习,便开着苏幽幽的宝马离开了公司,进入一个商场。 晚上的聚会在世纪花海酒店,一所五星级高档酒店,穿着运动装连门都进不去,得先扯两件能过得去衣服才行。 看聚会的地点,苏狂就知道这次聚会肯定是那群公子哥组织的了,就是想让他们这群穷小子难堪。 不过苏狂不在乎,这点小把戏,远比不上一块砖头有威力,苏狂买了衣服,就到一个工地去捡了一块砖头,准备找找初中时的感觉。 虽然现在他伸手抬脚都能打翻几十个公子哥,但拍砖头的感觉,依旧让他很怀念。 时间很快走到晚上,苏狂将车停着距离酒店几百米的停车场,将砖头藏在西装下,步行向世纪花海走去。 刚走到门口,苏狂便看到一个英武帅气的青年,飞奔的向他跑来,看脸部轮廓,不是欧子彦又是谁。 “哈哈哈,狂哥,你终于来了,你晒黑了啊,现在可没我帅了。”七年不见,欧子彦却直接认出了苏狂,跑过来给他一个大大的熊抱。